你所說的曙光究竟是什麼意思。

Lumiere 路米兒
寫字的。
無趣的人。

All for LOVE
除愛之外,別無所有。

- Hail Stucky ♥
- 藺蘇 / 藺晨及各種邪教
- 靳先生迷妹,水仙病末期

純清水寫手也能被屏蔽,還都是些看不出所以的。暫時就這樣吧(默)

看見APP亮起紅點都不太想點開。XD

【藺樓】藺晨釀的酒 (白日焰火 外篇)

就是個明家兄弟雞飛狗跳的日常片段。

前情提要:好時光
其他相關前文:目錄

───


明樓還沒進家門就能聽見屋裏吵吵鬧鬧,不用想也知道是明台。大姐一早出遠門,這才到傍晚小傢伙就鬧騰起來了。

推門而入,明台正追著藺晨在客廳上竄下跳,不知道搶什麼東西。

「藺晨哥你別小氣啊,快給我給我!」

「不行!」

「我又喝不了多少,大哥回來肯定還夠喝的,你別藏啊。」

「關他什麼事。你偷喝的帳我都還沒跟你算呢。」

藺晨懷裏抱著個甕,兩人圍著沙發繞圈子。明台甚至試圖跳過沙發去截人,藺晨倒是身手矯健,邊跑不忘損他:「你別再亂蹦了,把沙發踩壞看大姐回來怎麼收拾你。」

你追我跑的兩人鬧得正歡,全然沒發現...

【藺晨/凌遠】眼角眉梢不是一場誤會

新的中西醫組系列,一貫的無聊瑣碎。應該有後續。

文章總匯:目錄

——


1

濫情地說,一碗溫熱的麵疙瘩有種療癒身心的錯覺。湯底是用雞骨和蔬菜熬的,相當費工,料倒是很素,切絲木耳、玉米、甘藍菜,還有一點點肉末。

凌遠喝完最後一口湯,認為這肯定是今天身體太過不適的緣故而非食物本身。尤其這食物還是個怎麼看都不靠譜的傢伙做的。

剛放下碗,看起來不靠譜的人適時問了一句:「還要麼?你現在麵食多吃不好,湯倒可以再喝點,餛飩也還有。再給你盛一些?」

「不用了。」話沒說完,對面的人已自行拿過他的碗盛了半碗湯與兩個小餛飩。

「臉色那麼差,再吃點吧。我不隨便請人吃飯的,這口福可不是天天有。」

凌...

【藺晨/莊恕】slumber

日常片段。
一個相性測試。

───


莊恕發誓他一點都不想和藺晨同居。

最近住家樓上裝修,從早到晚電鑽聲沒停過,半夜還有人在搬東西;樓下不巧也開始挖路,在自家連覺都睡不好一整天心浮氣躁,上班時間臉色就更差了,滿臉寫著生人勿近。藺晨每天噓寒問暖給他做飯,硬是一句要他暫時住自己家來都不提。

莊恕更煩躁了。

如此一週後,作息良好的藺大夫半夜被門鈴吵醒,在鄰居抗議前睜著惺忪睡眼開了門。莊醫師一身消毒水味一看便是剛從醫院過來,神色冷峻透著點疲憊。

沒有交談,藺晨將人讓了進來。鎖上門,不過是去倒杯溫水的工夫,走回客廳莊恕已經窩在沙發睡下。

有床幹嘛不睡?被窩還熱著呢,快起來。

這裏就好。不...

【藺樓】好時光 (白日焰火 外篇)

相關前文:目錄

偽裝者背景,明家人還是明家人,藺晨還是藺晨。

───


好時光


1

明樓返國後的第一個中秋節,明誠不在。

前一日晚被告知這個臨時出差的消息,長姐明鏡提高了聲調問,什麼時候不出差非要在這一日?闊別多年,他倆在國外時惦念也只是惦念;眼下人回國了,卻連好好一個團圓的節日都不讓過。

這話問的是明誠,意在言外的砲火直指不在現場的明樓。

總是明樓。

小弟貪玩逃學怪明樓、失戀喝酒醉得不省人事怪明樓,阿誠顧著讀書不交女朋友怪明樓,進了新政府工作明樓更是難辭其咎。

明誠低眉斂目,好言好語半是解釋半是勸哄,心道幸好此時才說,要真提前報備,這半個月怕是每日被念得耳朵都要長繭...

【藺晨/凌遠】忽然天亮,忽然天黑 (中)

前篇:

相關系列:目錄

Warning:壓抑。

───


藺晨的假單和其他行政文書混在一起,凌遠看見的時候他已經休假三天。

假期長達一個月,藺晨只說老家有事得回去一趟,這段期間的排班也都調整好了;凌遠向來不計較枝節的工作安排,一個月的假略長,但他沒多問,頷首讓人記得送假單。接下來的幾日陀螺似的忙到坐不下來,直到他有時間在辦公桌前處理文件,才看見那紙假單。假期最長的父喪假,和特休湊足了一個月。

凌遠捏著假單有些不可置信。那人前幾日說起休假時情緒並無異常,還笑問需不需要帶土產⋯⋯回過神來,手機正亮著撥號中的畫面,鈴剛響了兩聲。凌院長的理智歸位,匆匆按掉電話扔到一邊。

簽下的名字有...

【麻雀|蘇三省/李小男】走出繁花盛開的森林

1

花椒的香氣撲面而來,混著辣椒的味道,蘇三省打了個噴嚏。他不太能吃辣但李小男喜歡。 

這道水煮魚是李小男心血來潮做的。昨日去到川菜館卻沒能吃上飯,回家路上忽然興致高昂宣布她要自己煮,轉頭問蘇隊長想吃麼。 

事實上她廚藝不算好,只是愛做,三次大概有兩次會失敗;魚煎得太焦、肉煮得太老、糖鹽不分都是小事。蘇三省總是捧場,她樂意做什麼他就吃什麼,就是陪她上館子吃湘菜川菜回家鬧肚子活受罪也無妨;他只是不忍拂了一片好意掃她的興。 

他是個沒有心的人。在李小男面前,胸口卻怦怦作響心臟彷彿要跳出胸腔。用力壓住心口,也許那便是活著的感覺。溫涼如斯,澎湃如斯。經年累月,遂成...

【藺樓】那些不重要的小事:野玫瑰

大學教授明樓與學生藺晨。

同系列前文:目錄

───


藺晨捧著玫瑰花剛走出電梯,不遠處吵吵嚷嚷的聲音令他不由得有些納悶。期末考後教室不會有人,而五樓這一側的教師研究室只有走廊盡頭那一間,怎麼有人敢在明教授那裏吵鬧?

加快腳步走去,才拐出走廊就能聽見頤指氣使的女聲:「明教授到底讓不讓他補考?」

明樓站在研究室門內,藺晨看不到他。一位穿著深色洋裝的女士肢體動作誇張地質問著,染上豔紅蔻丹的指尖都要戳到明教授臉上。 

現成的熱鬧令人想圍觀究竟,又彷彿有種窺見不可告人之事的尷尬。心裏猶疑,步履便慢了下來,躊躇不定。 

他見過明樓許多不同的面貌。萍水相逢的陌生人、殷勤招...

【麻雀|蘇三省/李小男】開到荼蘼

麻雀看到現在,看劇的動力除了畢處長,就是看蘇男談戀愛了。好喜歡小男(笑)


開到荼蘼


1

蘇三省從不覺得自己是個幸運的人。

若真有幸運,他也不會熬到三十二歲才出人頭地──不,也還不到出人頭地的程度,他只是憑藉自身努力堪堪佔了一席之地。叛離軍統後,轉手將舊同僚送給新上司作為見面禮;這份禮送得氣勢磅礡,卻只是天時地利人和,處在他位置的任何一個人都做得到。

他要的不只是行動處裏的分隊長。想要得更多,便得做得更多。

軍統上海站覆滅後,一面與行動處裏的唐山海、陳深周旋,他已開始撒餌。下一個目標,共 (/*和諧*/) 黨。


2

蘇三省坐在車上沉著一張臉,此...

【藺蘇】繁花 二

前文見分類索引:在這裏


皇帝陛下並不是唯一的不速之客。

瑯琊閣做情報生意,在世人眼裏原就有著神秘色彩,瑯琊山不能輕易上得,更助長了各種被誇大渲染的流言蜚語瘋傳;老閣主常年雲遊四海不管事,少閣主向來不在乎世人眼光,生意有得做就行了,根本不予理會。

近兩個月來,「瑯琊閣主能通鬼神」的流言在江湖中甚囂塵上,因而前往瑯琊閣的訪客絡繹不絕,想見逝者一面的、來求起死回生的人哭哭啼啼幾乎踏破山門。

藺晨不勝其擾,索性封山一段時間圖個清淨,也好專心照料病人。

硬闖的皇帝反正是趕回去了,這筆帳留著往後找始作俑者慢慢算。

說起這流言也可笑,在瑯琊閣見到疑似梅長蘇的身影,不傳藺少閣主妙手回春,...

© 你所說的曙光究竟是什麼意思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